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 | 【 陕西省统计局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统计文化>> 散文>> 正文

常永辉:三原柏社地窑

作者:统计局    来源:咸阳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7-09-28 15:19:41

柏社村位于三原县最北端的新兴镇的最北端, 98年深秋去新兴镇。车上丰塬不久,透过车窗我就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隔一段路就有一个“深坑”,边长两丈有余,四四方方,我好奇这“深坑”是干什么用的?最奇怪的是每个坑里都会伸出一棵只露出树冠的树。最吸引人的是柿子树,露出地面的树枝上挂满了红玛瑙般熟透了的柿子,如幼童般,嫩嫩的脸蛋,青黄帽子无忧无虑、无拘无束。使雄厚昏黄的渭北高原充满了生机和希望。


这“深坑”究竟是干什么用的?解开这些坑的秘密是一年后,我不但知道了“深坑”是干什么用的,而且有机会一直深入体验它。原因是我的恋人也是我现在家中的领导,她们家就在柏社村。她就在这 “深坑”里出生长大,她们村的人称这“深坑”为地窑。


她们家的地窑先要经过一段斜坡由东向西深入地下四五米来到了门洞,黑漆漆的门洞里挂着各种农具,经过昏暗的门洞向北一拐,犹如陶渊明发现桃花源一般,豁然开朗进入了庭院。庭院里种着一棵梨树拼命的往上伸展着,树干挺拔,树枝扶摇直上努力使自己的每一个孩子沐浴到阳光。梨树下是一棵石榴树,石榴树的先天不足无法与梨树争抢高处的空间,只有横向发展霸道的占据着下方的空间,使的石榴树旁的几株月季显得营养不良。


进入庭院右手坐东向西第一孔窑洞是厨房,第二孔算是厢房吧,坐北向南的就是主卧,窑内均用北部山上特有的白泥粉刷过,临窗的位置盘着一座大炕,再往里陈设着方桌、衣柜等简单的家具。主卧旁边我想应该是次卧,可奇怪的是设置了一间养小牲畜的饲养室,我想可能是农村人觉得牲畜和人的地位平等。地窑的西边也有两孔窑洞,靠北的原来有人居住,我去时已废弃,靠南的是一间杂物间,再往南,唯一一间见不到阳光的一孔窑,是用来养牛、养骡子的饲养室,刚说过农村人觉得牲畜和人地位是平等的,可这间饲养室完全放到了阴面是因为牛、马、骡子是需要到田地里耕作,可以沐浴阳光住所只有委屈一下了。


在厢房和厨房之间紧靠着窑壁竖直向下有一孔红苕窖,这孔红苕窖口小肚大,直深入地下一丈有余,窖底一年四季保持着较低温度的恒温是天然冰箱和储藏室。夏天将西瓜放入窖中半天后取出,西瓜犹如冰箱中取出一般冰甜可口;冬天塬上气温极低,将红苕、白菜等易冻坏的食品置入窖中又可防止冻坏。


紧贴着南窑壁还有一口水窖,塬上地势高、水位低,在过去生产力条件下打一口水井是相当困难的。水窖的作用是收集雨水作为日常生活用水用的称为窖水。曾经有人说塬上人喝的窖水可脏了,里面有树叶、羊粪蛋蛋等杂物。我会立刻反驳道,你大错特错了,和水窖相连的有一块收水池与庭院其它地方相隔离,且禁止孩童和牲畜进入的,偶尔落入树叶,也会被丈母娘及时扫除。对这种人类战胜自然,塬区先人留下的智慧结晶,我们是应该尊重的。


关于我和地窑有两件趣事应该分享一下:

柏社立村于魏晋时代。我也有一种文物是深埋地下思想,这个村子有如此古老,又有这天然“深坑”。我便在这窑壁上扣扣索索,希望能够发现一两件有价值的文物,半天忙下来倒是找到不少破砖碎瓦。丈母娘见我举止怪异便问我在干嘛?我也回答的直截了当:“找宝贝”。此时丈母娘笑着说:“过去的人穷的连盖房的木头都没有,哪来的什么宝贝”,我想也是,可“寻宝”的念头还是压制不住,“寻宝”的行动也发展到附近的几孔废弃的地窑,可“宝”却是一直没寻到的。


有人说地窑是“冬暖夏凉”是天然的温度调节器,这种说法不完全正确。夏天窑内的气温比地面上低几度,窑内让人感到一丝凉爽。冬天是因为每个窑内都有一座大火炕,火炕烧的热热的,窑内也暖暖的。冬天丈母娘会在天黑之前把我住的那间地窑烧热。岂不知,这热炕会让我久久无法入睡,那时的地窑已不长住人,只是我偶尔住一次,一把火反而把土炕的潮气烘了上来,被窝里的温度和湿度一样高,让人无法入眠。窑内没有电视、收音机,更没有网络、手机,幸好窑内散落着不少书籍能一直陪我到入眠。


居于地下会给日常居住和行动带来不便,现在柏社村地窑已鲜有人住,许多地窑也被遗弃,而遭到自然或人为破坏。但还有200多孔有幸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形成“见树不见村,见村不见房,闻声不见人。”的特有景象,并于20139月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