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 | 【 陕西省统计局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统计文化>> 散文>> 正文

高卿媛:一颗青麻子的回忆

作者:统计局    来源:咸阳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7-10-12 09:34:36

      九月中旬,单位同事发了一则朋友圈,附图中有两张青麻风姿摇曳,顿时勾起我的记忆。只因我小时候吃过它,就成了一辈子的味蕾记忆。


      小时候,我在夏末经常能吃到青麻子,它们在田间空地很多。但那时我不知其学名青麻,而且还和姥姥纳鞋底的麻线居然是一个妈妈生的,嘴馋的我只关心它的形状是否俏丽、一缕汁液是否香甜,对于成熟以后的作用一概忽略不计,标准的吃货一枚。


      我对野果记忆尤深,小时家住在父亲单位后院,寥寥几户,同伴不多,恰好门口东面有好大一片空地,那里长满了杂草也分布着许多野果。午间我向来不睡,顶着大太阳在一片空地里寻寻觅觅,老瓢,烟呦豆还有青麻子这些野果都成了我的口中蜜、心中宝。


      成熟的老瓢青绿,3厘米大小,两头尖尖肚儿圆圆,像一个橄榄,捏在手上柔韧滑软。那时候没有电脑手机电视,娱乐全靠自己开发,所以,我经常给它插上四条腿扮成一只猪,吃掉之前要和这只猪玩上一会。它内里白瓤,无籽,有股清香之气,吃起来略甜,不似枣的脆生,也不像杏子绵软,吃一个清津倍生,吃两个口齿余香。这美好的记忆真的成了记忆,我已经近二十年没有见过它的踪影,再也没扎个猪吃。


      烟呦豆陕西也有。秧苗40厘米左右,果实稠密,个头大过黄豆,成熟之后由青转紫,颜色越深味道越甜。我曾在咸阳湖和渭滨公园接壤的绿化带里侧深沟发现过它的踪迹,那一年,在其成熟的季节我总是绕远去找它,在深沟里斗转星移,只为摘下来给儿子吃,因为那时他不喜欢上幼儿园,拿这个哄着去上学。转眼他已经上四年级,上学不用人接送,曾经长满烟呦豆的那块空地第二年就推平建了新景观,在城里已是难寻它的身影。


      青麻个子高挑,身材细弱,但叶子却大的像个扇子,所幸叶片不多,不至于压弯腰。果实鹌鹑蛋大小,像枚带刺的旱莲蓬,剥开外壳,果实分隔在不同的小房子里,白色的小籽儿充斥其间,味道青涩鲜嫩是其给我留下的主要记忆。


      离开家乡已近20年,回家探亲也多是春节,加之老家城镇化建设如火如荼,曾经的空地如今也是繁华商业区,再也难寻这些野果踪迹。可是说来奇怪,它们的样子我依然记得,它们味道依然在侧,有时也想这一口味道,想小时候的乐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