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 | 【 陕西省统计局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统计文化>> 散文>> 正文

付改侠:心有纤纤明月

作者:统计局    来源:咸阳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9-07-24 09:02:08

久居高楼,听不到雨点敲打树叶的刹那迸溅滴落,城市的霓虹与车水马龙繁华漂亮,昼夜不分,夜空里那璀璨的银河,勺子样的北斗七星相信现在的孩子只是会读而已。偶然看到海峡三地两岸的中秋晚会,嗓音低沉醇美的光头主持人在明月下吟哦颂咏,“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简直燃爆了,成为心中永藏的经典!明月下,小桥流水,曲廊回旋,一叶扁舟载着歌者踏月而来,苏有朋唱着“珍惜青春梦一场,珍惜曾经的时光”,春风般醉了明月,醉了流水。

李白说,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圆月,残月或美好,或孤寂,或残缺,都是心中万千情绪的化身,而这些,都与故乡有关。

中国的月亮美极了,极具阴柔之美。后羿射日,嫦娥奔月,吴刚伐树,玉兔捣药,当月亮有了云彩,这些远古的传说便生发无尽想象。“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鲁迅的《故事新编》里,后羿和嫦娥也不过是一对相互怨怼的饮食男女,读之沉重晦涩,很不喜欢,不够轻盈飘飞,不够美丽动人。

月亮的别称很多,银钩、玉钩,玉弓、弓月,金轮、玉镜,金蟾桂魄广寒清虚望舒,婵娟.......,单是看字面意思,便觉月亮颜值颇高,美轮美奂。这些词语自带光彩,具备晶莹而发光,美丽清冷的意向。最喜欢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句句经典,影像无限,境界高邈,欲随风而去。每每读起,便会浮现江畔的那人,遥望江水滔滔,天上明月高悬,树影和村庄与黑夜融为一体,天地无声,江月潮水,万籁寂静,心潮起伏追问人生获得宁静,心灵的安宁。

苏轼的《水调歌头》更不用说了吧。“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几千年来温暖治愈多少伤痛?“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初中时一直固执怀疑老师讲的“婵娟”意思不对,“月圆美好的样子”?不是屈原的侍女名字么?那个美丽刚烈的少女不好么?一下把这样境界开阔大气美好的月下沉吟,想成两地相思脉脉含情的遥望,得亏那时老师都是高于父母次于神样的存在,也只是腹诽几句,考试时按着书本写,私下里自以为自己这样解释更完美无缺,直到青年时有一天忽而释然。

小时候,十里八村赶场子看电影,《少林寺》《南北少林》《黄河大侠》,翻来覆去就那么几部片子,愣是让冻得鼻涕两行的小崽子们跟在十四五岁的哥哥姐姐后边,一步一步到邻村或更远去看电影。原因无他,一个村只有那么一两台黑白电视,还经常性上演的雪花点。电影“彩色”“宽银幕”的看起来更带劲,音响一开,麦草垛上的,树上的,墙上的,人山人海,如痴如醉。少不更事时如果听说谁家老人去世了,还会窃喜下问:“那他娃给他爸(妈)演电影不?”大人们一般都趁着这机会才一堆一簇蹲坐门前拉家常,煤油灯是舍不得点的,最好的照明就是天上那轮圆月,看电影最喜欢又大又圆的月亮,来回路上不用打手电,一踩一脚泥水。回家时,要跟着人流走,倘若你的伙伴被冲散,你着急追赶的话,必然要越过不熟悉的哪村人,有时候眼前一条亮闪闪的路,又白又光,兴奋于那些人没有发现,一脚踩上去淤泥没过脚踝,旁的人哈哈大笑起来,说月亮下有水的地方才发光,恨恨地两脚和着泥回家。势必要被大人骂一顿的,然后母亲会刮掉鞋上的泥,放在灶膛里,第二天早上也许就干了呢。

渭河沿岸的孩子最喜欢放暑假,可以烤南瓜,刨花生,人字形或n字形的瓜棚三三两两在瓜地里或高或矮,成为家乡夏日独特的风景。白天卖瓜的男主人等到夜色降临,温度下降,瓜皮不发烧时才进地摘第二天要卖的西瓜和甜瓜,如果没有星星月亮,月初那几天,只能打手电,蚊子在耳边嗡嗡嗡,蛐蛐草丛里弹琴,玉米叶子刷刷地响着,夜风凉爽。倘若正好月中,明月光华似水,一泻千里,能清楚地看见发白成熟的甜瓜,底部发黄敲着“砰砰砰”的西瓜,甚至半红不绿的西红柿都看得很清楚。摘了瓜装车,三轮车推着,吱吱呀呀,黑绿的西瓜被固定好沉甸甸的,天上有月亮,地上有身影,似乎另外一个明亮的世界。这个时候独自夜路,哼着“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口….”,鬼故事暂时从脑中连根拔掉,想想煎饼,六月六用花椒叶子和盐炒制的三角,还有馍豆豆,不知不觉到家了,辛劳而充实的一天在月光的抚慰下结束了,一夜酣睡,窗前月光透过窗户洒落地面,温柔缄默得令人心疼。

师范那阵,虽然装逼吹笛子,其实只是熟悉了简谱,五线谱每次要转化成简谱才会唱,几百人争那几十台风琴,一学期都没争上几回,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正热播,武侠小说简直比枯燥的五线谱有意思一万倍。一天正对着一堆蝌蚪神游天外,钢琴老师一曲优美流畅的天籁之音将我拉回来,“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天上的月亮在水里,水里的月亮在天上’…”,即将九七香港回归,学校要求学生歌咏比赛,而这首《月亮之歌》采用起兴手法歌唱台湾人民对祖国母亲的深情,那几年可是很火的,那时总以为是余光中的作词呢。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童趣盎然,一个小孩仰望星空,一轮圆月在祖母的故事中丰满明亮。小时候,因为唐诗宋词,孩子们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心中有明月,眼前有大路,天上繁星闪烁,心中追逐高远,正应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真的很感谢每天的学习强国,新闻时事,文化文艺,影视曲艺,包罗万象,尤其最喜欢的的纪录片,更注重知识性,其中的家国情怀,有机传承更是值得我们思索,孩子对每天在新闻联播中起床颇为不满,回他一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他说那是你的明月。孩子,以后, 它一定也会是你的明月。搞教育的朋友问这个社会怎么了,谈及他们在探讨教育的意义时总结出三点,一是理想信念,二是学习能力,三是生活温情,窃以为相当准确。

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获得金马奖提名的纪录片《四个春天》里,那对老夫妻相濡以沫恩爱有加,油盐酱醋里的书法唱歌跳舞染发,面对女儿去世的沉痛悲伤,这一切都被认真生活治愈。

今夜,去田野,在灯光难以照耀的地方,我们去感受下习习夏日凉风,明灭树影婆娑,蛙声蛐蛐叫成一片,头上,有大光明的一轮圆月,照你,照我……。


撰稿      付改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