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 | 【 陕西省统计局

信息无障碍

是否打开信息无障碍浏览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统计文化>> 散文>> 正文

张建钢:铭记延安精神 不忘历史使命

作者:统计局    来源:咸阳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9-07-30 11:11:19

7月中旬,三原县统计局党支部开启了赴延安红色教育之旅。此次红色之旅我参观学习了仰慕已久的梁家河红色文化,同时时隔9年再次置身于令人神往的宝塔山、革命纪念馆、杨家岭、枣园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既震撼于习总书记当年带领梁家河广大干部群众,在艰苦岁月中战胜千难万阻发展生产和自我成长历程的不易,又沉醉于革命圣地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深厚内涵的学习中,我虔诚地接受了一场红色的心灵洗礼。

周六一个大早我们集体乘坐大巴出发,在亢奋激情中高歌革命歌曲,一路北上感受黄土高塬天高地阔、丘壑纵横的粗犷和郁郁葱葱植被下的古朴浑厚,也许只有这特定的风土才会养育出勤劳勇敢淳朴的老区人民吧!

中午的梁家河,骄阳似火,人头攒动,我们真切的感受、认真的学习习总书记梁家河的七年历程。50年前他带领村民打坝造田、修沼气池、建铁业社等发展生产的为民情怀以及刻苦学习、不忘修身的励志故事,让我深刻认识到青年习近平是如何在逆境中成长,在磨砺中脱胎换骨,在窑洞里读书求知、汲取精神力量,在实干中逐步树立“要为人民做实事”的坚定理想信念。

学习感受习近平在梁家河的七年历程,资料对比梁家河的今昔变化,我时时感受到习总书记为民造福的初心、追求真理的精神、埋头苦干的作风、攻坚克难的意志。梁家河已成为我们每个甘于奉献的党员干部的向往之地,更是无数牢记使命,砥砺前行的共产党人的精神高地。

下午我在激情洋溢中攀登了素未谋面地宝塔山,宝塔山古称嘉岭山,位于延安城东面,延河之滨,因山上建有一座唐代古塔,八角形的古塔为青砖砌就,高44米,共9层,人们称它为宝塔山。中共中央进驻延安后,这座古塔成为革命圣地的标志和象征。宝塔易见,摘星难得,拾级而上的艰难,汗流浃背的激情,登顶摘星的喜悦,俯视圣地的敬意,在对宝塔山耀眼的革命精神体会中我更加虔诚。

第二天清晨怀着崇敬敬仰的心情,到延安革命纪念馆、杨家岭和枣园参观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张闻天、彭德怀等中央领导的故居和中央机关办公地。就是在这样简陋、狭小的窑洞里,我们的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雄才大略,运筹帷屋,决胜千里,指挥了全国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就是在这样低矮、昏暗的窑洞小油灯下,老一辈们亲手写下了一篇又一篇决定中国革命方向、指导中国革命的光辉著作;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老一辈革命先烈身体力行,以坚韧不拔的革命精神培育了永放光芒的“延安精神”,领导全国人民,建立了新中国。

给我留下最深记忆的莫过于气势宏伟的延安革命纪念馆。两层展厅中丰富的人物模型、沧桑的历史图片、生动具体的文字介绍,给同志们再现了革命延安的生产、生活、战争、文体情况、听着讲解员的讲解,看到了当时保卫人员用的步枪、干粮袋、背包等,还有当时为了打破日军及国民党政府对延安经济封锁,我党为了生产自救开展生产运动时用的棉花纺车、农具等。我们伫立在大刀、长矛、土地雷和步炮前,仿佛追溯着历史的足迹,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感受到了革命先辈浴血奋战的情景和革命先辈们当时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从事革命和生产的高昂革命斗志。面对一张张图片和一件件历史文物呈现出的可歌可泣的伟大篇章和永放光芒的“延安精神”,我久久肃立,思绪万千。

给我留下最深记忆的莫过于杨家岭革命旧址的一方小青石桌旁, 毛主席左手夹烟,右手微微挥动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伟大论断凌空出世,这是主席战略上藐视反动派的豪言壮语,是对中国解放战争必将胜利的科学论断,更是对世界战争历史发展的科学论断。

给我留下最深记忆的莫过于枣园绿草如茵的草地上,漫步在领袖曾经走过的小道,貌似轻松之余却又庄重而严肃地凝视那些带着小围院的窑洞,曾经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居所,简陋的木门、格窗、简易的家具,仿佛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
短短两天的延安红色之旅,让我更深刻体会到习近平在梁家河生产、劳动所形成的人民情怀,党性信仰,知识品格,吃苦奉献,责任担当,自强不息的精神,它是新时代延安精神的,是延安革命精神的传承;更让我体会到了延安精神实质内涵,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理论联系实际、不断开拓创新的精神;实事求是的精神。使我们受到了一次最生动的党性教育,延安之行更加坚定了我的革命信仰。结合目前我们在统计工作、学习和实践中所遇到的困难和经历,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我深刻地体会到延安精神的实际内涵,决心要把延安精神落实到学习、生活和将来的工作之中,坚定信仰,吃苦奉献,责任担当,自强不息团结协作,共同做好新时代的统计工作。

 

                            撰稿:张建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