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 | 【 陕西省统计局

信息无障碍

是否打开信息无障碍浏览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统计文化>> 散文>> 正文

付改侠:喜欢你

作者:统计局    来源:咸阳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9-08-23 10:47:41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     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

如同一个吻

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巴勃鲁·聂鲁达

 

中年踯躅,好多美景走眼不过心,更多浮华掠过若水无痕,坚硬的心包裹着生活沉淀下的柔软与温情,任它风干石化成为琥珀,慢慢逃离人群,我想,应该是喜欢寂静的吧,徜徉山水,更觉恬静舒适。

大冰说,走过好多的路,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路。三十岁为房子孩子发愁时,超市有衣着光鲜的中年妇女推着购物车连价码都不看往里扔,物品堆积如小山,小心肝那个酸,咱小市民为油盐酱醋货比三家求实惠,何时能有共产主义“按需”索取的慷慨?晚上个酒馆饭店摊点人满为患吃饭闲聊喝酒的,堆堆簇簇,颇是潇洒。在乡镇待了十几年的我纳闷:“这些人天天吃喝,工资够不?莫非富二代?”城里的同学及时解惑,那些是不同的生活方式,是不同于我们这些汲汲营营的小市民的存在,大部分人生活是一样的。听了解释,感觉更郁闷了。

十年时间,从乡镇教师到机关干部,从文字到数字,看过的风景,经过的波折,都已经了无痕迹,三十岁时的愤懑不平早已不知所踪,那些所谓的“高大上”却成了丘陵,只有高度没有温度。唯有心底那些细小的感动,针刺般的疼痛,这些年走过的路,看过的山水,都岁月静好地安放在心田一隅。

秦岭山的秀丽壮观,泉水的清澈蜿蜒,大山顶峰树荫深处的幽静,是美食与社交难以媲美的。我想,一定是太喜欢这山水中的宁静,山水中的美好,山水中的物我两忘,这样自在畅快的纵情,才会一次次跋涉其中,乐此不疲,甚至不需要同伴。

以前旅游回来,必然会形成游记,但这两年来,塔云山于我是满山苍黄,西寺沟的泉水叮咚随性。坐在大石上,想起《与朱元思书》,“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泉水激石,泠泠作响”,“疏条交映,有时见日”,都很契合。似乎已经找不出自己的文字来描摹你的幽静秀美。这一山自由自在的树,这一山形状各异的石,宛若中年人的任督二脉,忽然看开,原来,不过如此,一切不过如此,随其自然,也好。

河南焦作的云台山久负盛名,素有“北方小九寨”美誉,因“竹林七贤”而知名。诚然,红石峡又险又奇又秀,水都是青碧色的,瀑布与水潭沿路而上,泉瀑潭,猕猴谷,茱萸峰,大善寺,云溪谷,身为国家级地质森林公园,塔云山名不虚传。可是,人那是真的多。多到晚上云溪谷看夜景,看光影演出是有人鞋带掉了都弯不下腰来,全息投影的运用和光影的变换让这景观更有时尚气息,同时商业气息扑面而来。一瞬间,都会想,倘若在秦岭任何一个峪口,此时,那大山定不会如此熙攘,它绿色的静谧会是宁静包容的。

喜欢你,从未改变,只是去伪存真了而已。

厨房里尽可能多不用不锈钢用品,带着不同色彩花纹的瓷盆,瓷碗,洁白中点缀花朵,还有陶瓷碗,放在那里就是一景。或湛蓝,或浅绿,或青花瓷,喝水的,吃饭的,盛汤的,放水果的,都因为这些质感和色彩有了温度。不再刻意去读那些晦涩艰深的书,以便卖弄或猎奇,也看玄幻,因为首阳山而喜欢上《山海经》,也看动画片,《大鱼海棠》《妈妈咪鸭》《神偷奶爸》一个人也乐不可支,也看《鬼吹灯》,那些名著要么看电影速成,要么束之高阁,和朋友登长陵时终于明白,原来我就是这么肤浅的人呐,挺好。

对门兰姐五十多岁的人看着不过四十,微商销售自制阿胶糕,每天要么是美图,要么是美食,春风化雨润物无声,高空瑜伽玩得娴熟,海外度假风姿绰约,总令人心生艳羡。孩子高考前夕送来六六高中的肉粽,无意中谈及喝酒,她健康又优雅,红酒呀,没有白酒好喝,没事我也喜欢和朋友喝点,瞬时被她秒杀,我等凡人不免粗糙,她却坦荡自然,你喜欢就好,恩,真的是喜欢就好。

终于在人群中下意识不掩饰地寻找小孩子,逗弄着,如花笑脸纯净眼神仿若天使。一次宴席上,朋友的三岁小儿敲打瓷碟,于是示范给他,做出扔地上的动作,他懵懂地看了我一会,不明所以,好大一会,小家伙粉嘟嘟地跑到我面前,小手指着我,“你是个坏蛋!”大家哄堂大笑,同学稍有尴尬,我纠正小家伙,“你说得不对,我是个大坏蛋。”小家伙气哼哼的走了,开怀不已,我心甚慰。

开始明白山水之行将永无止境,在这日复一日的刻板中,还是喜欢一颗知世故而不世故的童心,还是喜欢每天看着蓝天白云会嘴角上翘,还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光而非忍受。

仓央嘉措在《见与不见》中说,“黯然相爱 ,寂静欢喜”,寂静喜欢,喜欢寂静。

邓紫棋翻唱黄家驹的《喜欢您》,性感嗓音带着醇厚的韵味,“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愿再可轻抚你.....

于我,是脑中的回想:“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     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撰稿             付改侠